图赫尔:我和孔蒂没有怨恨 VAR时代无法接受两误判

 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常山

  切尔西两度领先,最终被热刺压哨追平,双方主帅赛后染红。图赫尔表示:“气温很高,两队板凳之间很热,场上很热,球迷之间也很热,这是你想要的一切,也是你在赛季初这样的比赛中希望看到的。”

  谈比赛,“我们表现绝对出色,只有一方配得上胜利,那就是我们,他们两个进球都无法成立。我们主导了90分钟比赛。我们很敏锐很饥渴,表现顶级。我为所有队员感到抱歉,我们没有得到应得的结果。”

  3432733-70039828-2560-1440.jpg

  谈两人红牌,“我觉得我们握手时,你要看着对方眼睛,他有不同的意见,这没有必要,但很多事都没有必要。”

  努力淡化冲突,“我和孔蒂没什么怨恨。我只是把它比作两个球员在球场上发生的争斗,就像他给了我一次正当铲球,我还以正当铲球。如果你不去道歉,那就没有必要。我这边绝对没什么怨恨,我很惊讶我们都因此得到了红牌。

  “足球是情绪化的,没必要火上浇油,你在边线上有情绪化的教练,仅此而已。这是英超联赛,今天两位教练卷入其中,因为我们都在为自己球队而战,没有人被侮辱,没有人受伤,我们没有拳脚相向什么的。”

  之后有机会与孔蒂交谈吗,“还没有。我没有任何不好的感觉,我相信他也不会有。比赛如此激烈,两个教练席很近,所以我们情绪都有点激动……以后我们如果见面,那就见吧,如果没见就没见。这是两个竞争对手之间的事,没啥坏事发生。”

  谈两人吃到的黄牌(赫伊别尔扳平后,孔蒂冲对方教练组庆祝,图赫尔向第四官员投诉,两人被黄牌警告),“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  谈自己疯狂庆祝切尔西第2球,“我觉得在比赛中途不应该这样做,但有时比赛会让你全情投入,这场比赛就让我倾注其中。在对方不配有的进球之后,我们付出了出色的努力,这是纯粹的快乐,它可能冒犯了对手,但他们扳平时做了同样的事。”

  你对裁判存有更多疑问吗,“今天?绝对的。丢分经常发生在足球教练和球队的生活中。作为球员,你有时会在最后一刻大意失荆州。我们希望这个赛季也会偷到些积分,并且是决定性的,这可能发生。但是,在这种水平的赛事中,当有VAR的时候,这种球不应该有效,这就是挫败感,我很失望,我很抱歉,但今天是裁判而不是其他人起了决定性作用。”

  一些球迷认为裁判对切尔西做出了一些糟糕判罚,“我不认为只有部分球迷会这么想。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们更衣室每个人都这么想。我无法理解第1个失球怎么不是越位,我无法理解拽着别人头发,还可以留在场上,并争抢最后1个角球,我没有得到任何解释。”

  球迷认为这个裁判的问题已经持续了相当长时间,“不仅仅是球迷。你了解球员,当他们在球场上时,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们知道这点。”

  知道是这个裁判时,他们担心吗?“是的,当然了。”

  你和球员们都觉得安东尼·泰勒有问题,球迷们觉得他不应该执法切尔西的比赛,“也许这样会更好。但说实话,我们有时也得到VAR帮助,得到正确的判罚。从什么时候开始,球员可以拉扯头发?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算不上犯规了?如果他没有看到,我不怪他。我也没看到,但我们有VAR负责查验,然后你看到了,这怎么可能不是任意球和红牌?在这种情况下,这甚至与裁判没有关系。如果他没有看到一些细节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安排专人检查是否有决定性错误发生。”

  裁判已经得到指示,为了让比赛更流畅,可以不判罚每次犯规,这是新的现实,“有些犯规不会被判罚?我们仍然有规则,当凯恩在最后进球的准备阶段有次50对50的拼抢时,我很惊讶这值得吹哨,因为没有球员想到会判任意球,因为这不是任意球,但突然就成了任意球。

  “里斯·詹姆斯1次战术犯规就吃到黄牌,今天赫伊别尔有多少次战术犯规?他在两队替补席前面击打里斯·詹姆斯脖子,第四官员告诉我会补吹,因为当时根据有利原则(比赛继续),他补吹了吗?没有,他没有。

  “本坦库尔3次、4次、5次、6次战术犯规,没有得到1张黄牌。哈弗茨直奔球门,遭到他的明显犯规,这个动作被认为没有问题,随后导致了1比1的那个球。这是对形势的巨大误判。我很高兴让比赛进行下去,但请让比赛在任何方向上进行下去,而不是像这样。是的,就是今天的样子,不会消失,我甚至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这些话受到处罚。”

  我认为你会受到处罚,这样你(下轮)就无法去利兹了,“那好吧,我没法指挥,但裁判仍然可以吹下一场比赛。”

  谈坎特受伤,“看起来是另一处肌肉受伤,就是腿筋。他说他感觉很强烈。所以没有好消息。”

  库利巴利说:“比赛很艰难,因为我们知道热刺队员身材高大,任意球和角球都很危险。我们本应在比赛结束时更专注。”

  谈自己首开纪录,“我并不期待进球,但这是个漂亮的进球,每个人都在喊我的名字,希望这不是最后1个。”